人工角膜移植后 减排斥风险

作者:北京希玛眼科  时间:2018-08-02  点击: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让我们能够看见这个世界,而眼角膜就是眼睛的窗户,当病人的眼角膜受到伤害或者是感染的时候就会出现浑浊、疤痕和破损,病人就视物不清,严重的还会失明,在中国每年因为视网膜问题而失明的人数也在递增。角膜移植手术就成为了这部分人群的救命稻草,然而角膜资源紧张及排斥反应成为这部分人群通往健康的最大障碍。

随着时代的发展和医疗技术的进步,角膜移植手术有了新的突破。香港希玛林顺潮眼科中心的邱俊源在明报上发表的文章就能为广大病友们提供一个新的方向:

香港首宗成功眼角膜移植手术於1961年完成。而角膜是香港现时移植最多的组织,成功率较其他器官移植为高,惟由於器官排斥等因素,很多病人未能受惠。

四十多岁的廖先生於二十多年前工作时发生意外,双眼被浓硫酸泼洒到,造成严重的化学烧伤。他眼睛最前面本来透明的眼角膜,因为灼伤和之後长期发炎,导致有新增血管,结痂组织形成,致使逐渐浑浊起来。廖先生的视力从正常下降到只有光影感觉,不得不接受左眼眼角膜移植,把不健康的组织移除,换上捐赠者的透明眼角膜。

手术後,廖先生的视力只恢复了一段非常短的时间。之後,因为眼球外部的慢性发炎,移植的眼角膜被排斥、水肿和浑浊起来。他只好接受右眼眼角膜移植,但很快又失败了:第二次移植的眼角膜没过多久又被排斥,视力跌回光影水平。

传统眼角膜移植後遇排斥

廖先生再接受第三次(左眼第二次)眼角膜移植,之後除了滴抗排斥的眼药水,还服用降低免疫力抗排斥的口服类固醇药物,以增加新的眼角膜的存活率。可是,长期服用高剂量类固醇药物,造成了糖尿病、高血压、中央肥胖和多毛症等问题,使医生只好调低药物的剂量。祸不单行的是,口服抗排斥药一减,第三次移植的眼角膜又被排斥了。医生劝廖先生不要再做眼角膜移植手术了,因为新的眼角膜被排斥的机会非常大,他以後只能过盲人的生活。

像廖先生这样多次眼角膜移植失败,又或者不适合接受传统眼角膜移植手术的失明者不在少数。在以前,他们的命运就这样注定了,复明无望。有眼科医生一早就发现了这个问题,努力寻找解决的方法。其中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的多尔曼(Dohlman)教授和他的团队,从1960年代起不断改进人工眼角膜的设计和手术方法,并於1990年代获得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的批准临牀使用。距今为止,全世界累计超过一万例移植,这就是目前最为常见的波士顿人工眼角膜。

人工角膜移植後 減排斥風險

最大考验:稳固人工眼角膜

由於人工眼角膜是一块塑料,并非有机物,永远无法和人体组织生长在一起,所以如何稳固人工眼角膜在患者的眼球上一直是最大的考验。波士顿人工眼角膜好像一颗按钮钮扣,中间夹着一片捐赠者的真人眼角膜以成一体。人工眼角膜提供清晰的视力,真人眼角膜则缝合在患者的眼睛上,负责组合体的稳定。

廖先生多年後接受第四次(右眼第二次)的眼角膜移植,这次使用了波士顿人工眼角膜。虽然手术後真人眼角膜果然很快被排斥了,但是中央部分的人工眼角膜未受影响,依然保持透明,使他的视力保持在正常的水平。

人工眼角膜的出现能够给很多像廖先生这样多次眼角膜移植失败,又或者不适合接受传统眼角膜移植手术的失明者一次复明的机会!!

文章出自:北京希玛林顺潮眼科医院

http://m.bjcmer.com/ynyb/jmyz/225.html)转载请注明出处

投诉建议
预约
提交
直接跟专家沟通
希玛眼科
医院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建国路27号2号院一层105号
电       话:010-53090996 门诊时间:9:00-18:00
京ICP备17035008号-1 (京)医广【2018】第01-30-0070号